我不是很懂当代流量的导向,人们到底乐意为怎样的内容驻足,是我很困惑的问题,就像我的 CSDN 最高互动量是一篇很简单的 VMware 安装教程,我的 GitHub 最高 star 数是只进行了几周的 CS61B 课程实验。它们算不上我心目中内容产出最高的两位,却被大众普遍接受,唯一的共同点可能是门槛较低、需求较广。然而,对于这些可能是互联网上占比最大的群体,现有的资源鱼龙混杂,多少内容靠着标题吸引流量,看完后才发现是贩卖焦虑、治标不治本。所以,我想为这种情况的改变做出点贡献。

我搜索着 CS61B 的国内生态,这门完全公开、享誉世界的数据结构神课,虽在知乎、一亩三分地等处推荐强烈,但实际高质量完成的人数稀少。这要归因于语言和网络的阻碍,机翻字幕味同嚼蜡,YouTube 的访问也劝退了一大批初学者。于是我便有了方向,我决意用自己闲暇的时光,化身一个人的字幕组,翻译出这门课的所有视频资料,并搬运到 B 站。

这两天,我调研了相关的工具,考虑了一些取舍,这期间实为不易,总结出一套满意的工作流,记录于此。

工作流

片源

视频源在 Josh Hug 的播放列表中,他把每周的视频整理成一个列表,下载最高画质我比较喜欢用 y2mate,甚至可以提取出音频文件。字幕提取 downsub 挺不错的,直接下载 srt 格式,CS61B 2018 Spring 这个版本的视频有自带的 CC 字幕,但是时间轴还是有点奇怪,需要自己调整一下。如果有字幕文件格式转换的需求,我一般使用 subtitle-converter

打轴

这一步就开始麻烦起来了,简单解释起来就是把每一句轴对准。此外还要考虑断句,要简单读一下每句的意思,以便后期翻译。最后,下载的英文字幕可能有出错的地方,发现也要纠正一下。

具体的操作我参考的【Aegisub教程】快速打轴法。将字幕和对应的视频文件导入 Aegisub,只显示音频和字幕。左手放置在 SDFG 四个键位上,控制每句话的播放、确认等操作,我还把时间轴合并设置了热键,因为原版断句很多太细碎了。右手操纵鼠标左右键,控制每段时间轴的开始和结束位置,特别注意 Josh Hug 经常有一些语气词,我一般不把它们包含在轴内。

初翻

我习惯用 Tern 先初次翻译一下,导入单语字幕后会自动机翻并生成双语字幕。因为英文的时间轴已经调整过了,断句肯定要比原版更好,即便是机翻也不会像 YouTube CC 机翻那么生硬。在软件设置里修改一下输出格式,原文译文分成两行,原文全部在前,译文全部在后。

srt 是标准的外轨字幕,没有样式和动画,我倾向设置样式,加重中文的显示效果。Aegisub 有样式管理器,我的样式基于 Crash Course 字幕组的公开样式,他们组织的代表作是计算机速成课,也超过了百万播放量。

分别全选所有中英文字幕,设置中英文样式模板,再把字幕以开始时间排序。保存后字幕文件会自动转换为 ass 格式,之后打开会直接链接视频文件并加载字母样式。

虽然这步的名字我起为“初翻”,但主要目的是生成中文时间轴,并调整样式,为下面的翻译做准备。事实上,简单的句子机翻表现得还不错,但几乎90%的句子都需要重新修改,所以在内容翻译上,这步只是一个辅助作用。

翻译

终于到了重头戏,这步难点不在工具的使用,而在于翻译。既要考虑遵于原意,又要让语言易懂,不那么生硬。特别是 Josh Hug 口语化严重,很多细节需要格外考量。另外断句也很繁琐,很多时候把一大段文字翻译完,发现会错意,又要重新逐句更改。

还有一些细碎的注意事项,全部加起来让工作量成倍增加,也出乎了我的设想。同时背后的专业能力也要跟上,遇到不懂的地方还要去网上查询资料。但不管怎样,还是以质量为主。

下面是翻译后的译文,可以将这几段轴与上一张图片机翻的作比较,哪一个过分生硬,哪一个一眼就能明白,显而易见。这还是开篇简单的几句话,涉及到专业的内容,机翻与手翻的差异会更加明显。

审片

每一小集视频制作完成后,我都需要再整体带 ass 字幕看几遍视频,检查有没有字幕错误、不同步,时间轴是否有重合,错别字,翻译语句是否不通畅等等小问题。我其实不急于压制,也不急于发布,在制作完几个视频后,再回过头来审阅每个视频,保证错误率降到最低。

压制

压制即将原视频和制作好的字幕整合在一起,并设置码率等配置在保持一定清晰度的前提下大幅度压缩体积。小丸工具箱是很主流的选择,官网的网盘链接失效了,不过 B 站创作中心有提供。

为了保证视频的质量,x264和 CRF 等压缩选项都输出最高画质,之后便可以压缩成 MP4 格式,上传到 B 站。

关于课程

大概是周一萌生了这个想法,周二周三调研相关工具后亲手制作了将近20分钟时长的视频,周四写下了这篇记录,所以还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,我会随时修改。

这件事情本源于我的心血来潮,真正去实践起来,花费的时间要比我预想的多得多。我还没有确定发布的进度,可能凑几周发布一次,也可能全制作好后一起发布,也可能永远搁置了。

但值得庆幸的是,虽然包含很多重复的工作,我投入起来却干劲十足,甚至有点茶饭不思的激情。审片是整个流程中最开心的时刻,看着原版难以理解的视频,一步一步经过我手变得通俗易懂,我想这种成就感会推动我一直走下去,直至课程尽头。